欢迎来到 河北龙冠门业有限公司,我们是专业的, 主营产品或服务 是, 防火门, 防火窗, 防火卷帘门, 防盗门, 快速卷帘门厂家, 不锈钢防盗门, 车库门, 欧式保温门, 快速卷帘门, 工业门, 工业提升门, 平移门, 防火门厂家, 防火卷帘门厂家, 工业门厂家, 防火窗厂家, 无机布防火卷帘门, 无机布防火卷帘门厂家, 防爆门, 防爆门厂家。 欢迎留言咨询。

用人工智能技术赋能中国工业 访天准科技董事长徐一华

  • 更新日期 - 2019年11月03日 11:43

本报记者李静

自从设立了科创板,很多不太被大众知道的“硬科技”公司冒了出来。

2019年7月22日,科创板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市,作为新设的增量板块,科创板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产业。科创板首批上市有25家企业,以机器视觉(亦称计算机视觉)为核心技术的苏州天准科技为首批25家上市企业之一,并且是首批科创板上市的公司中唯一一家采用第三套标准的企业(科创板共有五套上市标准,相比较而言第三套标准对企业的经营状况的要求更为严格)。

天准科技主要是将机器视觉核心技术应用于工业领域,包括机器视觉算法、工业数据平台、先进视觉传感器、精密驱控技术等前沿科技领域,在科创板上市之后天准科技也被称为“中国工业人工智能第一股”。9月24日,在天准科技在科创板挂牌上市两个月后,天准科技累计涨幅已达50%以上,总市值达到79.96亿元。

机器视觉究竟如何和工业相结合?如何将人工智能技术赋能中国工业?科技人才如何转型为科技创业者?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天准科技董事长徐一华。

制造业的守门员

《中国经营报》:天准科技核心的技术是机器视觉,机器视觉是一项什么技术?机器视觉和现在大热的人工智能之间是什么关系?

徐一华:我1998年读研究生时的专业研究方向就是计算机视觉这个方向。计算机视觉行业非常小众,简单地说就是用计算机来模拟人类的视觉能力,这个听起来很简单,其实是非常复杂的一门学科。到今天为止,对这个行业的研究一直都在持续,很多问题并没有解决。

最近几年,因为阿尔法狗与人下围棋下赢了,全世界都知道了人工智能。视觉是人工智能最重要的分支,因为人类获取信息,70%是靠视觉。

只是以前人工智能行业整体不够发达,不会统称人工智能。干自然语言处理的就说是做语言的,做语义处理的说是做语义的,做视觉处理的说是做视觉的。以前我们都是讲自己是做视觉的,现在大家都又回归了,都说自己是人工智能行业。

《中国经营报》:2005年天准科技创始团队开始在北京创业。天准科技最早的产品是精密仪器检测,为什么你们会选择从这个领域开始创业?

徐一华:我2001年硕士毕业之后在微软研究院工作,工作还是视觉这个方向。2005年从微软研究院出来创业做精密检测仪器,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

当时的计算机视觉这个能力水平跟现在不太一样,计算机视觉能解决的问题不像现在这么多,深度学习出来以后计算机视觉的技术边界往前迈了很大一步,比如人脸识别已经可以到产业化应用的阶段。但是在十几年前,计算机视觉只能在两个行业中解决一些问题,一个行业是工业,还有一个是医学图像处理。所以学视觉出身的人要么当教授,要么就在这两个行业里发展,我选择了在工业领域。

更大的一个背景是,中国制造在2005年的时候大而不强,我们想用计算机视觉这个技术来服务工业这个行业,改变中国工业大而不强的局面。在这个大背景下为什么选择这个产品线也是有偶然性的。当时朋友找到我做一个精密测量仪器,这在当时是一个国外有、国内没有的产品,因为和我的专业对口,所以接下了这个活儿,结果预计6个月完成的产品最后做了3年,做成之后就在这个行业一直做了下来。

我们用了4年的时间把产品和经营的基本问题解决了。做了之后发现,精密测量仪器要求技术很全面,不仅有视觉部分,还包括机械、电器、软件全方位的技术问题。精密测量仪器的应用面非常广,可以用在工业的各行各业、各个领域,解决的是质量部门管控生产质量的需求,我们做的是制造业的守门员,质量的守门员。到现在我们累计有3000多家客户,全是制造业中高端客户,这些客户为我们积累了通道、品牌知名度和客户的认可度。

《中国经营报》:2009年为什么会从北京来到苏州?

徐一华:我们的客户、供应商大部分在长三角、珠三角附近,正好2009年苏州招商引资。相比较北京,苏州及苏州周边的工业企业更多,到苏州意味着离客户更近了。从研发人才方面来看,苏州相对北京有一些差距,经过多年的摸索我们也总结了一些方法:高端人才,弹性比较大,可以用个性化方案解决;培养资质好一点的校招人才形成公司人才梯队。对于任何公司来说,人才都是不好找的。

为制造业装上“眼睛”

《中国经营报》:天准科技的业务不仅有精密测量仪器,还包括智能检测装备、智能制造系统和无人物流车。为什么天准科技要把业务从精密测量仪器向外不断延伸?

徐一华:精密测量仪器的好处是覆盖面广,工业的各个领域都会用到,但问题是总市场容量小。一般工业的质量部门为了管控生产质量,会抽取一个或几个产品进行抽检,如果检验合格就认为这一批都合格,如果不合适就调整工艺,然后再拿一些来检验。总体来讲这些工厂大多以抽检为主,对我们产品数量的要求不多。

2011年,我们开始考虑怎么让商业价值更大一些、社会价值更大一些。我们发现制造业中的一些行业不能满足于抽检,产业对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抽检已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有些行业需要全检。尤其随着高端制造业的发展,这样的行业越来越多。全检设备需要嵌入到生产线当中,相当于给生产线装上了“眼睛”,这样的全检设备对我们的需求量就大了,会比抽检的量大很多。最典型的行业有智能手机、光伏、半导体等其他行业。

我们是做检测设备的一家企业,这么多年下来,客户对我们的信任度也很高,智能制造系统是根据客户需求发展的第三个产品线,不仅是检测,而是整个一个解决方案,是现在讲的工业4.0、智能制造,整体还是围绕工业视觉、工业人工智能的核心技术。第四条业务线无人车业务还是一个前瞻性的业务,目前大家的量都没有上来。

《中国经营报》:智能检测装备是目前天准科技最大的一个业务板块深夜福利直播平台,手机电影,手机在线看福利电影,sex8国内视频极品,宅男天堂 视频,很多光伏企业会用到天准科技的设备,苹果及其供应链企业也是天准科技的大客户。在天准做智能检测装备之前,国外也有相应的产品。能否对比一下天准科技将智能检测装备国产化前后的差异?

徐一华:以光伏智能检测装备为例,在人工智能应用之前,在生产线上解决光伏的自动检测问题基本是无解的,如果抽检靠人眼是可以检得过来,但全检靠人眼是检不了的,因为产量太大。

智能检测分选设备是光伏产业链里面最后一个被国产化的环节,以前从国外进口一台设备成本很高,一个小时能检测3000片。现在我们的设备一个小时能检测8500片,而且单台设备成本下降了60%以上,这个变化发生在三年之内。因为西方国家,市场经济比较成熟,竞争不像中国这么激烈,他们会主动差异化,中国产业会相互竞争,活下来的企业会非常有竞争力。国外产品的竞争是价格一点儿一点儿降低、性能一点儿一点儿提高,但是我们一旦进入之后,就会迫使国外产品价格大幅降低。

《中国经营报》:在你看来,目前人工智能在工业领域的落地情况如何?

徐一华:第一点,到目前为止,真正比较落地的最大的还是智能检测,这是最刚性的需求;第二点,可以对工业装备、工业设备进行故障诊断和预测性维护;第三点,可以通过数据对制程进行优化、改善、调整,来发现以前没有发现的问题,前提是要真有海量的数据才行,而工业领域的数据量往往没有那么大。

中国工业人工智能第一股

《中国经营报》:此前天准科技曾在新三板挂牌。请谈谈从新三板到科创板对天准科技的意义是什么?

徐一华:首先在与客户交流上,客户对我们的信任度会更高一点儿。因为上市公司是可持续经营的,而且科创板审核各方面都比较透明严格,科创企业的区分度还是比较鲜明的,给客户和公众一种很强的科创认知。其次,在对供应商、人才端方面都能更好的沟通。另外,上市后很多战略规划会更加按照企业发展的愿景来做。

我们不太会关注股价。天准科技的持续经营是决定股价的根本,而不是反过来。战略规划基本上还是招股书披露的内容,上市只是加速了战略步伐,方向还是服务工业的各行各业,发展工业人工智能、工业视觉,提供工业设备。

《中国经营报》:从天准科技的招股书和财报可以看到,目前智能检测装备是占比很大的业务,其中苹果及其相关联企业占比很大,你们怎么解决大客户依赖的问题?

徐一华:大客户依赖是一个问题,苹果的购买力太强了,但在苹果产业里这是普遍存在的,不是我们一家。从天准科技的角度来讲,我们会从很多方面来管理这个风险。首先对非苹果的其他领域都在拓展,因为天准是要服务整个工业。即使是智能手机的话也不只是服务苹果,同时也服务其他品牌。对于苹果的大小年(年度的市场周期变化)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个规则,所以只能去适应它。

《中国经营报》:机器视觉产业链属于中游装备生产,上市之后会不会通过资本的力量做一些投资并购,丰富产业链?

徐一华:会去做投资并购,但还是会在中游,我们肯定不会进下游,也不应该往上游走。因为我们是直接给下游客户提供解决方案和装备的,要贴着下游客户去做。我们在产业链上就没有往上游走,如果往上游做传感器,那么我们的客户是谁?我们还是要聚焦自己的核心技术。这当然可能会和外部的、上游的公司投资、参股,但还是以他们为主,参股主要是为了让大家合作得更紧密一些。另外,也有可能去并购一些和我们同样位置的公司,例如其他的设备公司,去切入成本比较高的公司。

深度左手科研,右手市场

即便在商场摸爬滚打十多年,徐一华身上还是有很浓郁的“理工男”气质。

在谈及商业方面的问题时,徐一华的回答往往简洁明了,有的时候甚至一语带过,而谈及技术问题时,一连串专业名词和知识滔滔不绝地从他的口中流出。

徐一华本人有很深厚的技术背景,16岁就考入北京理工大学学习机器视觉,是北理工第一个获得“微软学者奖学金”的博士。还曾先后师从沈向洋院士(现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王坚博士(现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许峰雄博士(国际象棋超级电脑“深蓝”之父)。

天准科技的高管团队基本上都有人工智能的技术背景,因此在天准科技,技术的研发、储备都摆在很重要的位置。在人工智能领域,天准科技已经累计申请专利117项,牵头制定5项行业标准、国家标准与国家校准规范。

值得一提的是,天准科技参与研发的国家重大科学仪器设备开发专项目标仪器——复合式高精度坐标测量仪测量精度非常高,是我国首台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高精度坐标测量仪器,突破了国外产品的技术垄断,提升了我国超精密加工技术水平。

2004年,徐一华从微软研究院离职后决定从一名科研人员转型为创业者、企业家,这场转型的重要“考试”对于徐一华而言已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如何把技术转化成生产力,如何让技术产生经济效应。

徐一华的第一桶金来自朋友对精密测量仪器的需求,花了3年时间才打磨出了一款令朋友满意的产品,好在同时也收获了大量客户。之后的第二桶金、第三桶金也都是抓住了客户需求,或者客户痛点。例如,2011年天准科技从做抽检的精密测量仪器突围进入需要全检的市场领域,做起了智能检测装备,嵌入到了光伏、智能手机、半导体的生产线,就是因为这些领域的智能检测装备技术之前主要被国外掌握,导致中国工业制造的价格、产能都会被国外“卡脖子”。

从天准科技的发展壮大和徐一华的成功转型不难发现,作为一家强技术背景的公司,其实不仅需要企业在技术上不断实现突破,更要求掌舵者具有敏锐的市场嗅觉能力,能够将技术和市场结合,产生经济效应。

本版文章均由本报记者李静采写

老板秘籍

1.为什么要把业务从精密测量仪器向外不断延伸?

精密测量仪器的好处是覆盖面广,工业的各个领域都会用到,但问题是总市场容量小。一般工业的质量部门为了管控生产质量,会抽取一个或几个产品进行抽检,如果检验合格就认为这一批都合格,如果不合适就调整工艺,然后再拿一些来检验。总体来讲这些工厂大多以抽检为主,对我们产品数量的要求不多。

2011年,我们开始考虑怎么让商业价值更大一些、社会价值更大一些。我们发现制造业中的一些行业不能满足于抽检,产业对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抽检已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有些行业需要全检。尤其随着高端制造的发展,这样的行业越来越多。全检设备需要嵌入到生产线当中,相当于给生产线装上了“眼睛”,这样的全检设备对我们的需求量就大了,会比抽检的量大很多。最典型的行业有智能手机、光伏、半导体等其他行业。

2.怎么解决大客户依赖的问题?

大客户依赖是一个问题,苹果的购买力太强了,但在苹果产业里这是普遍存在的,不是我们一家。从天准科技的角度来讲,我们会从很多方面来管理这个风险。首先对非苹果的其他领域都在拓展,因为天准科技是要服务整个工业。即使是智能手机的话也不只是服务苹果,同时也服务其他品牌。对于苹果的大小年(年度的市场周期变化)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个规则,所以只能去适应它。

简历

徐一华,16岁进入北京理工大学学习计算机专业,北京理工大学博士研究生学历。2001年8月至2004年7月,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助理研究员;2005年12月创立北京天准科技有限责任公司,2009年8月创立苏州天准科技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他是机器视觉和智能制造领域资深专家,曾入选国家“万人计划”、科技部人才推进计划科技创新创业人才等。参与制定国家标准2项、国家校准规范2项,制定行业标准1项。

来源: 中国经营网

行业资讯

公司产品 分类

新闻资讯

热门热销产品